傘兵,一個值得尊敬的光榮兵種,這段時間竟然成了不少人上網吐槽、罵人的“諧音梗”。對此,不少網民呼吁“不要污名化傘兵”。

網絡語言玩“諧音梗”,并不算是新鮮事。在特定的網絡環境下,一些“諧音梗”增加了趣味性。從最初的“童鞋”(同學),到后來的“藍瘦”(難受)、“香菇”(想哭),再到現在流行的“方”(慌)等。而“傘兵”取漢語拼音第一個字母作為“諧音梗”,不僅沒有趣味,更是惡俗。

網絡語言是社會的一面鏡子,它的誕生折射出當時網絡流行趨勢。層出不窮的網言網語被網友熟知和使用,豐富了語言的多樣性。然而,有些網絡語言把成語改得面目全非,有些則是對約定俗成的熟語進行曲解,還有的甚至摻雜了英語中的臟話。對于公眾,特別是處于語言學習期的青少年而言,會影響他們的身心健康。一些青少年談論起網絡語言就會眉飛色舞,他們認為網絡語言很時髦、很酷,像網上曬出一些孩子的作文中出現的“偶8素米女(我不是美女),偶素恐龍(我是丑女)”等,讓老師看了也是一頭霧水。

對于任何一門語言來說,詞義隨著時間變化而改變是正常的規律。對于網絡語言要寬容,但絕對不能縱容。特別是對于一些粗鄙、低俗、浮夸的網絡語言,已到了非治理不可的程度,像把“傘兵”一詞作為粗鄙詞匯的網絡“替代詞”,不僅是對原意的曲解,更損害了語言的純潔性,降低甚至詆毀了語言文化的內涵和其內在思想深度。

像“傘兵”這樣原本指向清晰的詞匯,卻變成罵人的臟話,這種網絡用語的出現,肯定是在遮蔽什么,就像有網友分析,這些“諧音梗”很有可能是為了規避平臺對于粗俗網絡詞匯的屏蔽。對此,有關平臺應該及時加強引導,讓人們走出這些網絡語言隱蔽的“陷阱”,并從技術上對詞語的正常使用和惡意濫用進行區分,而不僅僅是簡單封堵,以免在潛移默化間“承認”了曲解的詞意。

語言的使用不能無邊界、無底線。真正擁有生命力的語言,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。對于網絡語言的去粗取精,將使其更健康地發展,也有利于促進和豐富語言文化。